“前期成功,后期失败”的魔咒,大多数人逃脱不了,尤其是企业家

时间:2020/1/10 16:45:35 | 来源: 天下成均微信

  观照古今中外,“前期成功,后期失败”是一个魔咒,大多数人或组织逃脱不了,尤其是企业家。


  当然,这是大概率,少数人可能十分幸运。几千年来,百年老店从来都是属于稀罕的东西。


  领导人如秦始皇、项羽、刘邦、汉武帝、唐太宗、武则天、唐玄宗、黄巢、李自成、洪秀全等,组织如夏商周、唐宋元明清等,都是“前期成功、后期失败”的典型案例。


  近现代企业家,如胡雪岩、盛宣怀、张謇、梁焕奎、聂云台、荣德生与荣宗敬兄弟、卢作孚、中孚银行孙氏家族等,也都是“前期成功、后期失败”的典型案例。


  他们“成功”的时候,炙手可热,显赫一时。一旦失败,急转直下,飞灰湮灭。


  清朝考据学家赵翼《廿二史劄记》说,黄巢、李自成分别在攻占首都长安、北京之前,势如破竹,节节胜利;一旦被赶出长安、北京之后,士气低落,连连失败。


  孔尚任《牡丹亭》上说:“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譬如牟其中,当年何其风光!近40年来,无数声名显赫的大人物“前期成功、后期失败”。


  古人云:“人生一世,草木一春。”大多数情况下,一个人只有一个春天。在春天,走上坡路,前期成功;过完春天,走下坡路,后期失败。


  月盈则亏,盛极则衰,这是古代人经过千百年实践、观察总结出来的规律。


  老子云:“大器晚成。”意思是说,将春天安排到后期,晚年享福。


  这是为什么?有什么办法破解吗?


  这是王船山讲的“阴阳不测”,变与常的矛盾。阴阳变化,呈现为时、位(时间、空间),可谓之“诚(真)”。人对于阴阳变化之感应,可谓之“情”。人总是以“情”定“真”。由此,逻辑与“真”相悖离。我在《王船山语要》第七卷“必然成功”讨论这些问题,姑且不多说。


  人,毕竟是人,当然追求“预测未来”,“必然成功”。


  佛教喜欢讲“空”,但是人的理性是追求“不空”。前几年,我在北京遇到卢德之博士,讨论企业家的“家族传承”问题,提到了中国商周时期的青铜器上的铭文“子子孙孙永宝用”,也说到“万岁”的心理学起源。认为这是东方、西方普遍性的价值追求。


  全人类普遍追求“不朽”,儒家讲“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其本意是追求不死。因为人一死,一切的东西马上转“空”。古代,西王母掌管“不死之药”,嫦娥窃药奔月。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武则天,这四个人最热衷于吃不死之药。


  肉体的不死,没人做得到,人类转而求次,一是“名”的不死,二是子子孙孙绵延不绝,确保自身名利永存。秦始皇规划了一世、二世、三世,以致于万世无穷。


  在一个组织,“人走茶凉”,“一朝天子一朝臣”,人一旦交权退位,马上“新官不理旧事”,下属也换了。为了捍卫自身权利,优先考虑让“自家人”继承权位,延续既得名利。前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宣称要干到99岁,93岁被迫辞职之前还希望由妻子格雷斯继位。


  这是前、后不“成均”的“变”,阴阳不测,无法确保名利的“成均”,让人恐惧。


  不“成均”,即不测,这种“变”,是现实。我们必须要承认。


  在日常生活之中,人又追求“成均”,不需要变,即使有变也希望是前、后“成均”的“常”。经济活动,优先考虑在“变”的情况下效率最大化。企业家讲“预期”,本质上是追求逻辑与现实的“不变”。可是,现实是变化无常的,难以达成“预期”的。佛教讲“不变而随缘”,是“佛性”(空)不变而一切在变。


  世俗最火热的心灵鸡汤是“成功学”。“成功”是偶然的,也可说是必然的,不可言说的,不可复制的,因而“成功学”不是科学。“成功学”除了可以激励心灵外,没有太大的价值,学了也白学,没有实际的用处。


  一个人过去干成一件事,因为有“变”,再干,未必成功。


  人是有限理性的动物,相对有“明”,绝对“不明”。“经验”,是有限性的,也容易让人产生依赖性。许多十分精明的老年人、投资人经验丰富,因受“经验”局限产生错误判断,作出错误决策,这是屡见不鲜的事情。


  人类最大的顽疾,就是“经验”的“理性化”和由此产生的自信以及“自是效应”。这是导致一个人“前期成功、后期失败”的一个主观原因。


  现实的阴阳不测之变,是客观原因。


  人心的变化,也属于客观原因。法国思想家拉罗什夫科《道德箴言录》说:“邻人的破产使其朋友和敌人都感到高兴。”有阴必有阳,阴阳拉锯,一个人上升,总会产生一种要拉下来的力量;一个人向前冲,往往生出一种拖后腿的力量。一个人升官发财,让周遭的人萌生仇恨、摧毁之心。富二代,最容易让他人生鄙视、仇恨、摧毁之心。王船山谓之“罢民”。


  当然,追求“可久可大”,永持名利,万岁、不死,这是人之常情。这是激发一个人奋发有为、孜孜不倦的热情的发电厂。优秀企业家就是这么一种人。经济要发展,当然要靠这个。


  具体请听下回分解。


  黄守愚于阙一庐


  夏历己亥十二月十五日


  西历2020年1月9日


二维码.jpg

  大公网湖南新闻


  编辑:古月

上一篇:

下一篇:

网友留言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

0条评论





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
热门新闻
更多+
专题荟萃
更多+
大公视频
更多+
好文推荐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