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宣判!黑恶犯罪案件93起808人!多人判死刑!

时间:2020/8/1 13:47:53 | 来源:湖南高院

  7月27至31日,湖南法院分别对部分涉黑恶犯罪案件进行集中宣判。湖南高院在7月31日上午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全省法院依法严惩黑恶犯罪、开展审判执行攻坚冲刺工作成效,并发布尚同军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等7起涉黑及涉黑“保护伞”典型案例。据悉,此次共集中宣判黑恶犯罪案件93件808人,是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宣判大要案件最多的一次。


  今年以来,湖南法院紧盯三年为期总目标,强化部署推动、攻坚克难,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攻坚冲刺,案件清结驶入快车道。7月,全省法院共一审审结黑恶犯罪案件199件1562人,二审审结黑恶犯罪案件35件209人。截至目前,全省法院一审结案率达92.7%,二审结案率达93.6%;4月底前受理的一审涉黑涉恶案件和5月底前受理的二审涉黑涉恶案件已全部清零。


1.jpg

新闻发布会现场


  目录


  尚同军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王猛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曾卫华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万操、黄云声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文争强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谭江华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彭世明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贪污、受贿、徇私舞弊不征税款案


  典型案例


01

尚同军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基本案情:被告人尚同军自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涉足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采矿业,为了以恶抢矿、护矿,网罗被告人田应国等社会闲散人员,充实扩大自己的力量,积极拉拢公职人员,编织“关系网”。2002年初,被告人吴先耀纠集被告人唐先举等社会闲散人员并通过实施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以其为组织者、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2002年至2003年间,尚同军与吴先耀为谋取非法利益而相互勾结。2004年初,经尚同军邀约,以吴先耀为组织者、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正式归顺尚同军,最终形成了以尚同军、吴先耀为组织者、领导者,以尚同国等4人为骨干成员,以唐先举、伍秀元等11人(1人已死亡)为积极参加者,以彭元寿、梁锋为其他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犯罪组织一方面利用吴先耀等人以暴力、威胁恐吓、聚众造势等手段替尚同军处理纠纷矛盾、扩大影响力、打压竞争对手,“以黑护商”,严重破坏当地经济和生活秩序;另一方面以尚同军投资,尚同国等人负责经营、管理的企业为载体,有组织地实施非法采矿、诈骗、虚开发票等违法犯罪行为,并将所攫取的巨额财产用于支持组织活动,“以商养黑”,损害土地资源和生态环境,严重破坏当地矿产资源开采秩序。


  该犯罪组织还拉拢、腐蚀多名国家工作人员充当保护伞,使尚同军、尚同国等人逍遥法外,使吴先耀被判处重刑后违法办理暂予监外执行,严重妨害当地的司法秩序。该犯罪组织共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43起,致3人死亡,1人重伤,1人轻伤,非法获利金额特别巨大。该犯罪组织成员还实施了故意杀人、抢劫等非组织犯罪21起,致2人死亡,3人重伤。


  裁判结果: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等14项罪名,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尚同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等12项罪名,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吴先耀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窝藏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伍秀元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判处被告人唐先举等20人无期徒刑及以下不等的刑罚。


  典型意义:本案为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案件,被告人尚同军、吴先耀组织、领导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长期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纵容,“以商养黑”、“以黑护商”,攫取非法利益。该组织存续时间长、组织人员复杂、犯罪次数多、侵犯领域广,在花垣县城等区域形成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生活秩序和政治生态。“黑恶不扫,社会难安”;“伞”“网”不除,其根难断。人民法院在依法严惩该黑恶势力犯罪的同时,对涉及该案的国家工作人员同步从严惩处,充分体现了人民法院依法履行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神圣使命,坚持“扫黑除恶”与“打伞破网”同步推进,对涉黑恶势力犯罪绝不姑息的坚决态度。


02

王猛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基本案情:自2004年起,被告人王猛伙同易建兵等人在石门县二都乡商贸城一带“混社会”,先后结识陈雄、邱广义等社会闲散人员,多次参与寻衅滋事、持枪斗殴等违法犯罪活动,因王猛敢冲敢打、敢下狠手,在当地逐渐树立恶名。2012年下半年起,王猛等人通过在石门县内开设赌场,联合涂敏团伙(另案处理)打压、排挤竞争对手,对石门县二都乡商贸城一带地下赌场、游戏室、KTV娱乐场所初步形成非法控制,逐步形成了以被告人王猛为组织者、领导者,被告人王坤等7人为骨干成员,被告人陈侃等20人为积极参加者,被告人曾中雄等12人为其他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二都帮”。该犯罪组织人数众多,结构严密,层级分明,分工明确,通过实施开设赌场、敲诈勒索、非法经营、非法采矿等违法犯罪活动,攫取巨额经济利益,具有强大的经济实力。该犯罪组织先后有组织地实施故意杀人、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各类严重暴力犯罪以及开设赌场、敲诈勒索、非法经营、非法采矿等各种违法犯罪活动近百起,致1人死亡、5人重伤,14人轻伤,严重扰乱了当地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


  裁判结果: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等15项罪名,数罪并罚,依法判处被告人王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聚众斗殴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易祝平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限制减刑;判处被告人王坤等38人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及以下不等的刑罚。


  典型意义:本案为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案件,以王猛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作案次数多,被侵害的被害人多,先后有组织地实施故意杀人、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各类严重暴力犯罪以及开设赌场、敲诈勒索、非法经营、非法采矿等各种违法犯罪活动近百起,罪行极其严重。人民法院坚持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和实施严重妨害社会管理秩序、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并造成严重后果犯罪分子依法从严惩处,数罪并罚直至判处死刑,充分彰显了人民法院“荡涤黑恶、 除恶务尽”的决心。


03

曾卫华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基本案情:2003年,被告人曾卫华开始在慈利县各地下赌场赌博及向赌徒发放高利贷。2010年,曾卫华通过经营寄卖行,逐步向社会上不特定人发放高利贷。为了逼取高利贷本息,曾卫华纠集、网罗被告人代平、朱贤文等一批手下,先后实施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恶名。此后,曾卫华又先后结识了被告人王云、侯政和被告人朱盼、向世龙等人,此时王云、侯政和朱盼、向世龙手下已各有一批“马仔”,并各自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建立起恶名。2014年4月16日,曾卫华将三伙恶势力的主要成员组织起来,共同到慈利县城余某某店内寻衅滋事,自此三伙恶势力汇集,形成以曾卫华为组织者、领导者, 被告人王云等11人为积极参加者,被告人朱金辉等15人为其他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犯罪组织通过有组织地长期实施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敲诈勒索、强迫交易、开设赌场等暴力及“软暴力”违法犯罪活动,攫取巨额经济利益,并用获取的非法利益维系和发展壮大组织势力。该犯罪组织为树立非法权威、扩大非法影响,先后实施敲诈勒索、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强迫交易等组织内犯罪22起,另实施组织外犯罪11起,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


  裁判结果:桑植县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故意伤害罪等9项罪名,数罪并罚,依法判处被告人曾卫华有期徒刑二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被告人王云等39人有期徒刑十五年及以下不等的刑罚。


  典型意义:本案是一起因非法高利放贷,通过暴力、“软暴力”逼取债务本息而逐渐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典型案件。曾卫华犯罪组织通过长期滞留他人住宅、非法拘禁、跟踪贴靠、威胁恐吓、堵门阻工等“软暴力”方式逼取高利贷本息,导致部分被害人被迫离家、离婚、辍学、精神错乱、自杀及民营企业停业。该犯罪组织还通过开设赌场、聚众斗殴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谋取非法经济利益,扩大势力范围和影响力,严重影响他人正常生产生活,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全国扫黑办因此将该案挂牌督办。人民法院对该案依法从严判处,有力打击了黑恶势力通过“软暴力”手段逼讨非法债务的行为,净化了当地的经济社会环境,有效地维护了当地社会和谐稳定,切实增强了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幸福感和获得感。


04

万操、黄云声等人组织、领导、

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基本案情:1992年开始,被告人黄云声通过经营挖砂船、砂石场等积累一定经济实力,后黄云声在常德市鼎城区康家吉乡陆续网罗被告人李发标等社会闲散人员,逐步形成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通过非法持有枪支以及打架斗殴等暴力手段在当地逐渐树立恶名。1997年到1998年期间,被告人万操加入该犯罪组织。通过1996年常德市谢家铺镇“三峡客运饭店”、1999年常德城区“美沙龙”KTV两次持枪聚众斗殴,形成以万操、黄云声为组织者、领导者,李发标、胡长林等11人为积极参加者,被告人朱理杰等7人为其他参加者的“康家吉”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犯罪组织人数众多,组织成员层级分明,结构严密、分工明确,被外界称为“康氏集团”。该犯罪组织干扰破坏了常德市、新疆和静县等地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对砂石、矿产采挖、工程建设等行业的正常经营、竞争秩序造成严重影响、形成非法控制,并攫取了巨额经济利益,具有强大的经济实力。该犯罪组织非法持有枪支14支、弹药200发,先后有组织地实施聚众斗殴、非法拘禁、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69起犯罪以及开设赌场等10起违法行为。此外,该犯罪组织成员还实施故意杀人等组织外犯罪7起,共造成1人死亡、4人重伤、17人轻伤的严重后果,严重破坏了上述地区的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


  裁判结果: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等18项罪名,数罪并罚,依法判处被告人万操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等罪,数罪并罚,依法判处被告人胡长林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等罪,数罪并罚,依法判处被告人黄云声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其他24名被告人有期徒刑十九年及以下不等的刑罚。


  典型意义:以被告人万操、黄云声为组织者、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先后有组织地实施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各类严重暴力犯罪以及非法采矿、开设赌场、敲诈勒索等各种违法犯罪活动,作案次数频繁、社会危害极大、影响十分恶劣,严重影响了湖南省常德市、新疆和静县等地正常经济秩序,破坏了当地群众正常生活秩序。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坚持对黑恶势力犯罪依法从严惩处,充分彰显了人民法院打击黑恶势力、净化社会风气、保护人民群众安居乐业的决心,为人民群众幸福美好的生活提供了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05

文争强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基本案情:2013年下半年,被告人文争强通过贿赂等手段当选株洲市渌口区蜈蚣村党支部书记。2017年,该村与堂市村合并,文争强再次通过违法手段当选村党支部书记后,安排亲信进入村支两委,把持基层政权,先后吸纳被告人李志兵、李志强、何赞等多名刑满释放和社会闲散人员成立治安联防队,通过敲诈勒索等手段强迫驻村企业缴纳“协调费”、安排村民阻工强揽承包砂场,以打浮标划定范围、登船威胁、拉拢治砂办人员的方式,逼迫多名挖沙船主交纳“保护费”,控制当地湘江流域的河沙资源,形成以文争强为组织者、领导者,李志兵、李志强为积极参加者,何赞等11人为其他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犯罪组织为垄断当地资源,谋取非法利益,有组织地实施了敲诈勒索9起、寻衅滋事11起、诈骗6起、非法采矿4起、保险诈骗3起,以及职务侵占、行贿等多次违法犯罪行为,严重破坏当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裁判结果:株洲市芦淞区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非法采矿罪,诈骗罪,保险诈骗罪,职务侵占罪,行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数罪并罚,依法判处被告人文争强有期徒刑二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被告人李志兵等13人有期徒刑二十年六个月及以下不等的刑罚。


  典型意义:本案是一起典型的操控基层选举、把持基层政权、垄断农村资源、侵吞集体财产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对此类犯罪予以重点打击,目的在于巩固党的执政根基,维护社会稳定。人民法院对文争强黑社会性质组织依法严惩,净化了农村基层政治生态环境,增强了人民群众的安全感、获得感。该案的判处也警示基层组织和工作人员,应当依法履职,守护一方平安。


06

谭江华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基本案情:2010年,被告人谭江华到炎陵县经营茶餐吧、KTV,先后吸纳被告人彭枫、陈世建等社会闲散人员看场子,并通过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插手民间纠纷、帮助他人垄断电游市场等,谋取非法利益,逐渐形成了以谭江华为组织者、领导者,被告人肖琴等9人为积极参加者,被告人颜贵等16人为其他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2013年起,谭江华伙同他人成立金鼎投资管理公司、江枫商账管理公司、肖琴成立“肖氏寄卖行”,从事高利放贷,并采用暴力、软暴力手段违法讨债,有组织地实施寻衅滋事25起、非法拘禁6起、非法侵入住宅2起。同时,为树立非法权威实施聚众斗殴2起,以及强迫交易、开设赌场、非法采矿等多起违法犯罪活动,致2人轻伤、2人轻微伤,在炎陵县造成重大影响,严重破坏当地的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案发后,谭江华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


  裁判结果:炎陵县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聚众斗殴罪,强迫交易罪,开设赌场罪,非法采矿罪,非法侵入住宅罪,数罪并罚,依法判处被告人谭江华有期徒刑十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被告人肖琴等30人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及以下不等的刑罚。


  典型意义: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强大的震慑力,迫使被告人谭江华主动投案自首。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全案31名被告人均认罪认罚。人民法院紧紧围绕及时有效惩治犯罪,实现效率和公正双提升目标,积极落实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一方面明显节约司法资源,打击黑恶势力犯罪更加高效有力,另一方面使黑恶势力犯罪分子受到法律震慑的同时,主动接受教育、感化,接受法律制裁,实现了从严打击黑恶势力犯罪与认罪认罚从宽处理的有机结合。宣判时,全案被告人均表示要通过努力改造,争取早日回归社会,做一名对社会有益的人。人民法院对谭江华等人依法判处,实现了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07

彭世明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贪污、受贿、

徇私舞弊不征税款案


  基本案情:2011年以来,王仕勇(已判决)先后以花垣县同力矿业有限公司等为依托,逐步形成以其为组织者、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2014年12月底,花垣县政府成立联合检查组对偷税漏税和虚假进项抵扣等问题进行检查,发现同力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存在虚假抵扣问题,王仕勇请求时任县国家税务局局长的被告人彭世明予以关照,彭世明便要求检查人员不再检查该公司,致使该公司未被查处。彭世明还单独或者伙同他人采取虚报支出等方式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共计74万元;为管理服务对象在工程承揽、税务稽查、税收征管等方面谋取利益,单独或者伙同他人索取、非法收受财物共计482万余元;为徇私情、谋求私利、收受好处,明知花垣县天地人矿业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不符合民政福利企业增值税即增即退优惠退税条件,通过打招呼、插手干预等形式,让其违规享受民政福利退税10056万余元,造成特别重大损失。


  裁判结果:龙山县人民法院以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贪污罪、受贿罪、徇私舞弊不征税款罪,数罪并罚,依法判处被告人彭世明有期徒刑十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二十万元。


  典型意义:被告人彭世明身为国家税务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充当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保护伞”,阻止其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查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企业和人员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严重影响了社会经济秩序。彭世明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财物后,不认真履行职责,违反税收管理法规,不征税款,侵犯了职务行为的廉洁性,抹黑了领导干部形象,给国家税收造成特别重大损失,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人民法院对本案依法从严惩处,充分彰显了打击黑恶势力“保护伞”和贪污腐败犯罪的决心,也给国家工作人员敲响了廉洁的警钟。


  湖南法院重拳出击严重暴力犯罪,该重判的坚决依法重判,该判处死刑的坚决依法判处死刑。严厉惩处“套路贷”,坚决铲除把持基层政权的村霸,依法严惩侵害未成年人的黑恶势力,突出“打伞破网”主攻方向,沉重打击了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有力地维护了人民群众的安全感。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全省法院对于公职人员涉黑涉恶犯罪至今“零”缓免刑。对黑恶犯罪案件严把案件事实证据关、程序关、法律适用关,确保每一起案件都办成经得起法律和历史检验的铁案。


  与此同时,湖南法院深入推进黑财清底,彻底铲除黑恶势力经济基础。全面掌握涉案财产情况,逐项甄别黑恶势力财产的来源、价值、权属,既深入彻底铲除黑恶势力经济基础,又严格保护合法财产、合法经营,严格标准尺度把握,精准打财断血。开展执行攻坚,建立黑恶犯罪案件财产执行“绿色通道”,实行定期通报、末位黄牌警告制度,以专项执行行动为抓手,推动提升黑财清底实效。创新涉黑企业处置方式,维护合法经营和员工合法权益,服务六保六稳大局。截至目前,全省法院扫黑除恶刑事裁判涉财执行到位金额超过21亿元。

二维码.jpg

  大公网湖南新闻


  编辑:初夏

上一篇:

下一篇:

网友留言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

0条评论





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
热门新闻
更多+
专题荟萃
更多+
大公视频
更多+
好文推荐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