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味益阳】小构大象“三五亭”

时间:2020/11/18 14:08:56 | 来源:大公网湖南

  坐落在益阳市龙洲学校龟台山上的“三五亭”,是一座很不起眼的小建构,但要了解益阳的传统文化,“三五亭”却是一座不可忽略的亭子。


3.1.jpg


  龙洲学校的前身是益阳市第二中学,往前是1949年我党组建的益阳地区干部学校,再往前是民国二十五年的龙洲师范,再再往前是清末民初的益阳高等小学堂 再再再往前是明时的龙洲书院……清末废科举之后几度更名。龙洲学校所在的龟台山已不现山形,古书院的气息也已所剩无几,历史的大潮无情地荡涤着历史。还好,还有一隅小园,还保留着两座小亭。一座是明代始建的“洞原亭”,取“洞究天下万物之本原”义(打破“欧洲中心论”的益阳籍大历史学家周谷城语);一座曰“三五亭”,有著述传为1938年35位学子自龙洲师范奔赴抗日战场前捐建。原龙洲师范的墙碑上有言:做学问做人,唯担当民族国家之大任。


  洞原亭笔者另文述过,这里谈谈“三五亭”的来龙去脉。


  所谓1938年35位学子奔赴抗日战场前在龙洲师范捐建了“三五亭”,其实,这35位学子并不是龙洲师范的师生。1938年,日寇在武汉会战之前就开始对我全民全面抗战之粮草军需重镇益阳实行狂轰滥炸。龙洲师范校方考虑到师生的安全,已提前转移到桃江马家坪周家祠堂。捐建“三五亭”的学子乃是清华、北大、南开三所大学的师生。是年,这三所大学的师生们集结成“湘黔滇旅行团”,为存抗日火种,泪别华北沦陷区,千里迢迢,挺进大西南。离开长沙后,他们按照年龄、性别和身体状况,分别组成了水行队、车行队和步行队,计划于益阳做短暂休整补充后,奔往湘西。这35位学子,即是车行队成员,其中有中文系教授闻一多、许维遹,化学系教授曾昭伦等三位师尊。


  这是一说,虽合情合理,但益阳的方志与文史资料难寻其始末。


  1963年,毛泽东同志70岁时,邀请他在湖南第一师范的同学益阳人田士清到京畅叙。叙谈中,毛泽东向田士清详细询问起益阳龙洲书院的近况,谈起了他1917年游学龙洲书院时恰逢书院放假,一值守长者见他是读书人就同意借宿于书院,并谈到了他在书院的两处亭子里读书的情形。


  “三五亭”早已有之?!


  翻古籍。读到民国《益阳县志稿》照录清同治《益阳县志·龙洲书院》一节,竟达17页之多。是志除详细记载了龙洲书院建立的起因、时间、规模与运作外,多次提到一个“五贤祠”。


  明嘉靖三十年(1551),知县刘激自捐俸金,令“民所犯(罪)情甚轻力能赎者”赎以砖瓦材料,又集侵占县学隙地之人“抵修祠阁”,在资江之南龟台山建成书院,以其位于资水上游会龙山与下游十洲之间,得名“龙洲”。龙洲书院建筑群规模庞大,山门、讲堂、号舍、尊经阁、藏书楼、妙合亭、自得亭、先天楼,食堂、射圃等应有尽有。刘激还把原坐落在江北益阳学宫的五贤祠、文昌祠迁过江来移至龙洲书院,并重新规划设计,将原屈原、诸葛亮、张栻、张咏、胡寅等“五贤”牌位换成新铸5尊铁像。刘激亲撰《龙洲书院志》云:“规模之盛,盖侵轶石鼓、岳麓矣”——此时,龙洲书院的规模可比肩衡阳的石鼓书院与长沙的岳麓书院。


  那么,先前位于益阳学宫的“五贤祠”,又是何时所建呢?清同治《益阳县志》载:“始建于宋,初称学宫,后改称圣庙”。益阳学宫和“五贤祠”的设立,是当时洞庭湖的地理条件所决定的,是朝廷为筑湖北荆江大堤,以分长江洪汛于湖南洞庭湖,对蓄洪区的老百姓所做的“国家大局意识”教化所需。我们从益阳学宫“五贤祠”所立之屈原、诸葛亮、张栻、张咏、胡寅5人牌位断代来看,屈原是战国楚人,诸葛亮是三国蜀相,其他三人均是北宋时期的有德学者,由之,“五贤祠”建于北宋晚期无疑。


  刘激之所以要移建“五贤祠”于龙洲书院,意在这五位与益阳有关的先贤,均是爱国君子道德典范,以勉励学子们以之为楷模,承大德,做君子,远低级趣味,不做小人、庸人,这也是龙洲书院的办学宗旨。


  龙洲书院和“五贤祠”自建立以来,虽教化一方,但命运多舛几建几毁。史载:明崇祯十六年(1643),书院毁于兵。清顺治八年(1651),归清要臣洪承畴驻节长沙,因敬重晚明益阳籍名臣郭都贤,乃出资重修其母校龙洲书院(此次重修虽史志未载,但在郭都贤的《些庵杂著》中有述)。康熙十六年(1677),吴三桂叛,兵败时纵火焚毁书院。康熙六十一年(1722),知县江成重修。乾隆十二年(1747),知县高自位翻修扩建五贤祠,后陆续有县衙与乡绅贤达出资修缮。咸丰二年(1852),太平军进入益阳城,复纵火焚毁。至此,五贤祠虽几建几毁,但均没有毁掉祠中“五贤”铁像,于是,县衙与乡绅贤达又出资重修。光绪三十二年(1906),各地爆发反清运动,清王朝摇摇欲坠,由龙洲书院脱胎而成的“益阳高等小学堂”的青年学生们在“废科举、兴新校、讲时务、尚维新,科学、民主”,“行欧风美雨之革命”的口号下,不但一把火烧掉了五贤祠,连五贤的铁像都被熔毁。


3.2.jpg


  光绪三十二年(1906),“五贤祠”被青年学生彻底摧毁后不久,历史进入民国。初,军阀互斗,战祸不绝,“五贤祠”,无再重修。1927年,“恶人”曹明阵血腥镇压农民运动得势,主政益阳,貌似倡导斯文,着其同党蔡润卿与沧水铺的伞匠出资重修。由于五贤铁像已毁,加之投资太小,便改祠为亭曰“五贤亭”。而“五贤祠”原建构所有的大麻石条、石拱门、石立柱等石料,则被蔡润卿运到北岸韩家码头自建私宅,时人有谓蔡润卿“小投大赚,数船西上”。


  1938年底,清华、北大、南开三所大学组成的 “湘黔滇旅行团”入住该校时,汽车队的嘎斯车不慎撞坏“五贤亭”亭柱,带队的闻一多先生主动捐资修复时,索性扩大影响,将之命名为“三五亭”,即除纪念古之“五贤”外,增添了明末清初益阳一地拒不降清的三大义士,也是大明朝的三位高官:阁老杨昌嗣、进士罗喻义、巡抚郭都贤。意在警醒国民:日寇大举侵犯之际,中华民族要坚守民族气节,奋起抗战,宁死不屈,效法益阳三义士,铮铮风骨,坚决不做亡国奴。


  益阳籍抗战名将何宣将军的子女抗战期间曾就读于“龙洲师范”。2001年,龙洲书院纪念成立450周年,其大女儿何剑平(1928生,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四女儿何建安(1931年生,居北京)回故乡益阳参加有关活动时,接受过笔者采访。她俩说,1938年6月,为避战祸,“龙师”曾西迁桃江马家坪周家祠堂继续开课。1945年8月,学校由桃江迁回后,她俩曾亲见经闻一多先生主持翻修的“三五亭”,读到嵌在新粉的白墙上的“五贤亭”改“三五亭”,以新增纪念“三义士”之缘由的石碑。1949年,“龙洲师范”改为“益阳地区干部学校”,扩建施工推倒院墙后,有关记载“三五亭”来由的石碑不知所踪。是年,“龙师”与“湖南省立第五师范”合并,易名“益阳师范”,易址于赫山三重塘,即今天的益鑫泰路。


  1949年春,1938年版“三五亭”被雷击塌。


3.3.jpg

上图左为1970年拍摄的“三五亭”,上图右来自《龙洲书院院志》,为原“五贤祠”的门楣,百年前挪威人所拍(张洋供图)。


  1949年,“龙洲师范”改为“益阳地区干部学校”,时任地委书记周惠(后任湖南省委书记)任校长。当时的学员肖庆云(后为益阳县第一任女县长)为首重修三五亭。修迄之日,考虑到当时的大环境,便取“35位学子在奔赴抗日战场前捐建”之说,以张“革命英雄主义”之正气,龙洲书院已改成“益阳高等小学堂”)仍以“三五”名之。况,有毛泽东同志早年曾游学于斯的佳话,故是亭避过数次社会动荡,几经修缮流传至今。


  历史越千年,祠亭见春秋。从煌煌“五贤祠”,到小小“三五亭”,前者早已被岁月湮灭,后者虽默默无闻于城南一隅,但我们却不难从“小构”中读到“大象”,读到古城益阳千年以来崇文尚义的人文精神;读到益阳人不霸道、不讲狠,上善若水的胸襟和明大义、敢牺牲,一往无前的品格。比如,在80年前那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那一群杰出的益阳人:南京保卫战的萧山令,欧洲战场上的飞行英雄唐铎,国际义士何凤山……(邓亚龙)


二维码.jpg

  责编:古月


上一篇:

下一篇:

网友留言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

0条评论





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
热门新闻
更多+
专题荟萃
更多+
大公视频
更多+
好文推荐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