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灿英:从事野保是我人生最有意义的实践

时间:2020/9/26 18:12:23 | 来源:大公网湖南

  在野生动植物保护公益宣传活动上,她作为主持人,在台上谈吐晓畅,气场十足;在深山野外,她是一名普通的野生动物保护行动者,灵活专业,四处搜寻着野生动物的足迹。常年的野外活动让她的肤色稍黑,个子娇小却显干练,她叫周灿英,被称为“野保侠女”,长沙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会长。


  宣传和救助野生动物之路,周灿英行走了20余年,全职从事民间环保公益9年。她发起了全国首个野生蛇和穿山甲民间在地保护行动,创办了湖南省第一所免费开放的自然学校,获得过国家“斯巴鲁生态保护奖”、“护鸟英雄”等多项荣誉,让生态保护理念深入人心。周灿英常说:“生命的每种形式都是独特的,不管它对人类的价值如何,都应受到尊重。生存的权利,不仅仅只有我们人类自己,野生动物同样享有。”


图片5.jpg


  义无反顾投身专职野保路


  接手长沙野保协会之前,周灿英在长沙岳麓山风景名胜区鸟语林工作了12年,从普通员工做到了副总经理。2012年,长沙野保协会作为社会组织从行政部门分离出来,周灿英作为长沙生态环保界小有名气的志愿者,机缘巧合下,接下了这个“烫手的山芋”。


  为什么说是“烫手的山芋”呢?周灿英道出其情况:“长沙野保协会刚分离出来,作为民间公益机构,没有资金来源,也没有固定工作人员,而且我当时还在鸟语林工作,分不出多少时间和精力来管理协会。”


  “一开始我是想把协会工作放在一起做,但是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根本没法做好两件事情,我几乎没有时间再去运营协会。最开始的两年,协会很少开展相关活动和保护行动。”当时周灿英面对着两难的抉择:是放弃选择从事自己热心的环保公益事业,还是放弃这份工资待遇不错的工作?


  秉持着对野保工作的热爱,经过慎重考虑,周灿英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原来的工作,全身心投入来做公益运营野保协会。做出这个决定,包括父母、姊妹在内的许多人都不理解,但她认为这是人生最有意义的实践,对社会发展和子孙后代生活有用。这是周灿英简单的、发自内心的想法。


  然而,刚决定全身心投入的周灿英也并非信心满满。“一开始接手我完全没有方向感,虽有想法要去做好,但不知道未来会发展成怎么样。如果我最后什么都没有做成,我该怎么办?”周灿英说。


  面对这个问题,周灿英的先生给了最大的支持。“对于做保护来讲,过程最重要。过程是什么?过程就是不断的去影响周围的人,让大家意识到野生动物保护的重要性,让别人都来关注这个领域,建立起保护意识,所以不用去考虑结果。你为之努力的过程就是有价值的!”这是周灿英先生对她说过的最鼓励的一句话,让她坚定下来做好这件事情。


  周灿英的先生,曾也是协会的超级志愿者。在协会刚起步时期帮她一起处理工作事务,陪她去野外调查。“我经常一出去就好几天,家里两个孩子只能交给我先生一个人管,最初的两年,还需要从家里拿钱出来补贴协会的日常运营,让我对这个家很是愧疚。”谈及过去经历的种种不易,周灿英悄然落泪。


图片6.jpg


  一路前行,成为野保“行家”


  在全国野生动物保护领域,长沙野保协会是一支相当活跃的力量。过去数十年间的疯狂盗猎,穿山甲这个在地球上已经存活了5000万年的物种正面临着灭顶之灾,而近几年在湖南,几乎很难发现穿山甲的踪迹。于是,2016年1月,周灿英发起了“寻找最后的穿山甲”行动,近四年多来,她带领伙伴们一路辗转湖南边远地区数十个山村走访调查,投放红外相机,张贴海报宣讲。


  然而,推出这个行动之前,一些劝退的声音总是围绕在周灿英耳边。“官方都监测不到,你能找得到吗?”“全省都没人研究,你去哪里研究?怎么研究?”但是,一旦认定去做一件事,周灿英一往无前。“我们机构的价值和使命就是做保护,别人不去做或者有各种困难没办法去做的情况下,我们得去行动。”她是这样说的,也真正去做了。


  不专业,就去学专业。翻阅专业资料,碰到专家学者就去加微信请教,通过海外志愿者整理国外论文学习,去台湾学习如何开展穿山甲的野外调查和救助工作……为此,周灿英沉下心来,在保护中不断学习,在实践中积累经验,慢慢成为了“行家”。


  幸运的是,今年4月份,周灿英团队在江西野外成功监测到了穿山甲。“别人都做不到,我们做到了。所以我觉得只要你努力去做一件事,集中所有力量在一个目标上,肯定会有成果的。”周灿英激动地说。


  通过野外调查,周灿英团队也了解到湖南一些片区内穿山甲的现状,以及种群和栖息地的变化,她说她要把这些情况整理成报告提供给当地的政府部门,以便于有针对怀地开展保护工作。与此同时,周灿英团队还有协助林业部门做好走私穿山甲的救助工作,开展穿山甲的专项保护宣讲课堂,让更多人了解这个物种濒危的现状。“对于普通人来说,并不是说你要象我们这样去行动去战斗,你能做到不吃不用,不去干扰和破坏它们的栖息环境,对野生动物来说就是最好的保护,这其实也是我们每个人能够做到的。”周灿英满怀憧憬。


  周灿英亦顺势而变,结合当下实际情况,策划适合市场化和符合公众需求的项目。例如,2018年,长沙野保协会与松雅湖国家湿地公园共同组建长沙县松雅湖湿地自然学校,定期免费向社会公众开课,让大家走进自然、认识自然,通过实践体验来感知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进而坚定保护自然的理念。


图片7.jpg


  野保的星星之火可燎原


  “当你认真去做,努力去行动时,大家会认识到你做的这件事情的价值和意义,很多人都会愿意出来贡献一点,尽自己的力量来支持。”通过多年的努力,周灿英用实实在在的行动,带动了来自五湖四海环保志愿者的参与其中,共同传递环保理念。


  其中,给周灿英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一位70多岁的老人,他曾是一位老猎人,年轻时猎捕过穿山甲。如今听到穿山甲濒临灭绝的境遇,内心总觉得有所亏欠,于是他转而成为了一名穿山甲守护者。听周灿英转述,老人为给穿山甲保护尽自己一份力,经常跟着野保团队上山下乡,每次野外调查上下山来回七八个小时,他却比年轻人还更有热情,行动也非常快。“那个年代的人为了饱腹,上山打猎,也没曾想现在这些动物都濒临灭绝。现在老人的毕生心愿就是希望能再次看到野生的穿山甲,让我无比动容。”周灿英说到。


  众者付之以力,富者付之以金。因为资金问题,协会的办公室曾只有一块投影幕布,一直缺少一台投影仪。某一次,周灿英偶然在微博上提到了这个问题,没想到被不少爱心人士看到,马上就有人提出捐赠;因野外考察监测需要大量的红外相机,周灿英通过渠道联系上一家生产红外相机的公司,经过一番协商沟通,获得20台相机赞助……人心向善,因意识到环保问题而投入志愿行动的故事,不胜枚举。


  但对于团队人员,周灿英也面临着一个很大的问题。愿意参与的志愿者越来越多,但是愿意全职加入协会从事保护研究工作的人却依旧很少。协会的人员流动很大,一定程度影响了工作的开展。“把这项工作做好做落地真的太难了,有情怀的无法坚持,能坚持的却缺少专业能力。”周灿英说,做着这份工作,不仅需要专业知识,还需要和志愿者、相关机构部门、盗猎者等各类人群沟通交流,并且不少应聘者的父母认为这是一份没有安全感、不稳定的工作,即使你愿意给出的待遇并不比外面差。


  “这个事业需要有人俯下身慢慢去研究、去推动,是不可逾越的问题,换成任何一个人来做都是一样的。但新冠疫情之后,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越来越受到政府和民众的关注,以后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参与进来。我一直在寻找有缘份的人!”周灿英坦然面对这一问题,她坚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投身野保工作,愿意为这份发光的事业而付出!(文/大公网湖南周汝洁)


二维码·1.jpg

  大公网湖南新闻


  编辑:古月

上一篇:

下一篇:

网友留言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

0条评论





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
热门新闻
更多+
专题荟萃
更多+
大公视频
更多+
好文推荐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