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院长杨玲:"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

{$DateTime} | 来源:大公网湖南

  一部《都挺好》电视剧将很多现实生活中的家庭问题赤裸裸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当我们还在为苏大强无理取闹头疼时,父母养老问题已经无形穿插在我们脑海里。


  “她像女儿一样照顾我,她--她--就是我的女儿。”在浏阳市银杏护理院的一间普通护理房里,见到杨玲的到来,面容和蔼的刘湘汉老人一改坐在凳子上安静的状态,亲切地向记者介绍“女儿”院长杨玲,而“女儿”也像唠家常一般和“父亲”谈起家长里短。这位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老人,也许忘却了很多事情,却清晰地记住了“女儿”院长杨玲的名字。


  护理房里温暖的一幕,每天都在上演,护理院里数百位老人早已把杨玲当做了自己的贴心“女儿”。杨玲不仅是该家护理院的院长,同时也是银杏养老院、银杏康复医院等养老服务机构的负责人,浏阳市第十届政协委员、长沙市新的社会阶层代表——长沙“百人会”成员。多重身份叠换,让这个八零后女孩在工作上没有一丝懈怠,反倒坚定了“一心扑在为养老事业奔走的路上”的信念。在这个爱笑女孩的脸颊上,记者完全看不到岁月的划痕。


图片1.jpg

杨玲(右一)接受记者的采访


  “只要自己还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我就会一直坚持下去,为老人幸福的晚年生活奔走,为中国养老服务业奔走。”杨玲的话柔软而又坚定。


  最美好的年纪:罹患“绝症” 结缘老人


  杨玲与老人结缘,决定投身养老事业,源于自身一次“特殊”的患病经历。


  “当时听闻这个噩耗,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家里父母也都崩溃了。”2006年,刚刚从中南大学临床系毕业,只有23岁的杨玲被检查出患有“绝症”——红斑狼疮,被医生一度预言“活不过30岁”。对于从小出生在医学世家的杨玲来说,她深知这个病的凶险和严重,一度处在崩溃和绝望的边缘。因为对于这个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女孩来说,参加工作、结婚生子……,还有很多未竟的事情等待着她去完成。但是,杨玲最先想到的是自己逐渐老去的父母。


  “作为家里的独生女,父母老了的晚年生活怎么度过,父母养我长大成人,我却不能陪他们老去,这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想到自己父母晚年无人照顾,情到伤心处,杨玲不禁失声痛哭。可是哭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看到逐渐老去的父母,杨玲不禁联想到社会上还有不少身体羸弱却无人照顾的“空巢老人”,于是化悲痛为力量,决定在30岁之前干一番“大事业”。


  这个所谓的“大事业”便是创办一家养老院,为失独、失智、失能老人提供帮助。在父母的全力支持下,杨玲举全家积蓄创办了银杏养老院。一念之间,杨玲成了老人们人生中最后旅途的守护者,而她靠着坚强和乐观的心态,加之努力配合医生的治疗,健康地活了下来,打破了“活不过三十岁”的预言。


图片2.jpg

养护院里大家正在紧锣密鼓地排练文艺节目


  最艰难的时期:不忘学习 用心服务


  养老机构虽然成立了,但要想真正地运营好、管理好谈何容易?“有一床、一院、一房便足矣了”,可现实却与这个女孩“想象中的养老”背道而驰。由于养老院基本上都是农村的失智、失能老人,加之专业护理人员的缺失,使得这个才20出头女孩的事业陷入了瓶颈期。2006年到2008年,杨玲度过了养老院创办以来最迷茫和艰难的两年。


  越是在人生的低谷期,越能够激发人的潜能。感觉自身管理经验和护理经验匮乏的刘玲,决定给自己“充充电”。2008年元月,杨玲毅然走出家门,来到了苏州、上海拜师取经学习,在上海求学期间,老师在管理经验和护理经验上给予了杨玲很大的帮助和指导。通过结合自身实际,系统学习,杨玲先后创建了“爱心存折”和“一碗汤的距离”护理新模式,并逐步创办银杏康复医院,银杏护理院,推动医养结合落地。护理经验和管理经验逐渐丰富的杨玲,渐渐地从阴霾里走了出来。


  为了能让老人们既能拥有自己的隐私,又能享受集体的快乐,杨玲投入200多万硬件设施,将自家的四合院改造成了有爱特色的四合院,以“圈子”形式,让老人以“家”为单位居住,即三个老人的单间共拥一个客厅的娱乐居住模式。养老院主要的服务对象就是老人,其中,也不乏有让杨玲“头疼”的老人。


图片3.jpg

杨玲(中)陪同记者看望正在养护院走廊上散步的老人


  “记得有一位五保户柳奶奶,因为双手肱骨骨折无人照顾入住养老院,柳奶奶性格异常古怪,无缘无故地骂人,经常遭到护理员的‘投诉’。”杨玲向记者回忆到,虽然老人骂走了一批又一批护理员,但是她从未想过要将老人推向社会,而是用真诚去打动老人,用行动去突破老人不信任任何人的防线,凭借着一股子冲劲坚持下来,白天做老人的护理工作,晚上查房帮老人翻身接大小便。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位性格古怪的老人最终把杨玲当成了最信赖的人。


  “既然选择了投身养老行业,就要真正地做到最好,不能因为一些困难就将老人推向社会。”杨玲的话坚定且肯定,借用现代诗人汪国真《热爱生命》里的一句话就是: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最暖心的瞬间:老人的一声“女儿”院长


  很多时候,杨玲经常被问及一个问题,那就是:“你自己当时都是那样的情况,还坚持为老人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曾想过要得到什么吗?”每次当人问及时,杨玲只是笑了一笑,“只有自己真正经历过绝望和崩溃,才能更懂得去感悟生命的真谛,反哺社会,感恩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人和社会上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杨玲用实际行动解释了人们心中的疑问。


  “记得2014年的时候,有一位医院已经确诊不治的老人,家属将其送来也就是减轻其痛苦,通过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这位老人在养老院里平静地生活了两年,后来老人在养老院去世,后事也是我们办的。”杨玲说,作为一名院长,她早已经把自己当做了老人们贴心的“女儿”。


  8月14日下午,杨玲和往常一样,去养护院里关心看望失智、失能老人。当来到刘湘汉老人的房门口时,杨玲脱口而出的一声“敬礼”,让呆坐在凳子上的老人立马有了精神,老人站了起来,同样也做了一个回礼的动作。在房间的一隅,老人所有的生活物品摆放得整整齐齐,干净整洁的床上,被子叠得也跟豆腐块似的。


图片4.jpg

杨玲(左一)到养护院里看望刘湘汉老人


  原来,这位老人是一名退休军人,自2015年住进养老院来,就一直保持着军人的礼节和习惯。今年是祖国70周年华诞,对于已经步入耄耋之年的刘湘汉老人来说,同样意义重大。“我是在20岁的时候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后来还得到过毛主席颁发的奖章……”,对于早年的参战经历,老人至今仍历历在目。


  不幸的是,老人在前几年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很多记忆渐渐地从老人脑海里抹去。现在,除了记得自己的儿女和早年的参战经历,老人唯一能够记清的就是这位暖心的“女儿”院长了。“她像女儿一样照顾我,她--她--就是的女儿。”向记者介绍杨玲时,老人声音一度哽咽,这才有了开头温暖的一幕。


  “我觉得我做的一切都特别值得,每次只要听到他们叫我女儿,我都会感到很暖心和感动。”杨玲对记者说。


  最想完成的愿望:推动中国养老事业的发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人口老龄化进程加速的严峻形势,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支持养老服务业的健康发展。国务院印发《“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规划我国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的美好愿景。十九大也提出,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养老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的发展。


图片5.jpg

浏阳市银杏养护院


  为了实现这一美好愿景,杨玲决定从自己的家乡浏阳开始,创新护养模式,升级养老服务。浏阳“银杏养老”先后照顾了上千位失智、失能老人,其中,“一碗汤距离”的护理新模式,鼓励子女多陪伴老人,给予老人更多精神上的关注。在2016年担任浏阳市第十届政协委员期间,杨玲投入市政协组织的“医养结合”课题调研,负责数据收集和整理,重点了解其他城市地区养老体系发展情况,推动了养老服务不断升级。


  “目前,浏阳60岁以上老年人口约26.5万,而从事养老护理员工作的不到200人,缺口可谓非常巨大。”杨玲说,专业的养老护理员的数量和质量,严重影响着养老服务事业的发展。


  为了解决人才缺口上的问题,杨玲尝试与高校合作办学,招聘专业护理人员,为给多的基层护理岗位输送人才。在创办好银杏康复院和养老院的基础上,杨玲还将大爱从老人延伸到了社会,先后加入中国慈善总会长照联盟和湖南紧急救援协会,成为一名不折不扣不拿报酬却要自己倒贴工资的志愿者。


  《2019-2025中国人口老龄化市场研究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显示:预计到2025年,我国老年人口数量增至3亿多人。看到这一社会现状,杨玲向记者描述着未来的工作蓝图:将养老事业推向全国,打造全国示范性企业,吸引和鼓励更多的年轻人加入进来。(文/大公网湖南记者曾盼明)


  相关报道:


  湖南省甲骨文学会会长谢兆岗:“在文化自信中固守灵魂”


  从内涵深处看深资房地产估价师陈家桂的创业之路


  鸡司令“蛋哥哥”:努力让梦想成为现实


  武术守望者黄建河:星并不远 只要你敢踮起脚尖


  “雷锋式志愿者”朱庆国:公益救援11年,只为弘扬社会正气!


二维码.jpg

  大公网湖南新闻


  编辑:古月

上一篇:

下一篇:

网友留言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

0条评论





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
热门新闻
更多+
要点荟萃
更多+
大公视频
更多+
好文推荐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