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淌着清新明亮的青春气息 ——李斌的诗歌风格和语言特色评析

时间:2019/7/11 16:50:18 | 来源:大公网湖南

  近期品读到绥宁县委宣传部李斌发表在《湖南日报》《新湖南》《邵阳日报》《邵阳晚报》和《邵阳城市报》《爱上邵阳》《云邵阳》等媒体上的不少诗歌, 顿感眼前一亮,心情舒畅。许多诗都是诗人对生活的感悟,对时光的追忆,对往事的缅怀。诗的字里行间饱含着强烈的情感色彩,流淌着清新明亮的青春气息。


  静下心,赏读李斌的诗,宛如在与智者交谈。他的诗里有茶,袅袅茶香弥漫四周;他的诗里有情,让我们沉浸在诗人营造的浪漫、唯美氛围中;他的诗里有爱,宛如一缕缕春风,沐浴着旅人疲惫的心灵,抚慰我们感伤的世界。本文从诗歌中的含蓄与隽永风格、音律之美、动词运用三个方面,分析李斌诗歌中的三个诗歌风格和语言特色。


  诗歌中的含蓄与隽永风格。每个诗人都有各自的特色。李斌也不例外。他的诗抒情味道相当浓厚,表现手法较为独特,许多作品感人的魅力深厚隽永、经久不衰,堪称成功作品。


  李斌的诗讲究句式的整齐或大体整齐,但意境上突破了制约,更加舒卷自如地写出心灵的真实状态。在希腊德尔菲太阳神庙上面刻着三条箴言,其中第一条便是——认识你自己。在写诗的过程中,必定肩负着神秘的使命,那便是认识自己,并带动着更多的人去认识自己。在写诗的过程中不断地矫正自我的认识。在当下诗坛海量诗歌里,能真正称得上诗的并不多。诗人借助诗歌探索、发现、唤醒自己,试着赋予诗歌以生命的光和热,一首首诗成为他存在的证词与注释。庄重的人生需要仪式感,诗人通过写作不断加深这种仪式感的作用,令人生更加规整与充盈。比如这首诗《牵挂缀满窗棂》:露珠在叶片上跳动 /晃动着你晶莹的身影 /倾听花开花落的声音 /拾不起沉甸的相思  /放任眸光四处流浪 /朵朵彩云向你飞溅而去 /收集满地的轻言细语 /让我一年四季的牵挂 /缀满你的窗棂。这是一首带有朦胧色彩的情诗,也是一首优美的诗。诗人从露珠开始写起。借助露珠的口吻,看到窗里人儿晶莹的身影。“倾听花开花落的声音/拾不起沉甸的相思”,这种感觉欲言又止,把内心的感情描绘得淋漓尽致。诗的第二节,从彩云的角度来写。“收集满地的轻言细语/让我一年四季的牵挂/缀满你的窗棂”。诗句直抒胸臆,采用了融情于景、寄情于事、寓情于物的写法。


  在诗歌创作中,如果不写到一种极致,不亮出一种绝对,不交出一颗真心,那种美感是出不来的。在写作上,必须把自己逼人绝境,随意写出的作品,力度何在?对写作没有困惑、挫败感与敬畏之心,没有难度的创造,那充其量也就只是码字而已,离真正的诗还很远。而李斌却一直在写真正的诗。


  他在诗《丰收的许诺》中这样写道:轻轻地潜进这片土地/生怕惊醒打水漂的少女/所有的风情挂在那棵香樟上/绿茵茵地心情随处流淌/随手铺开喧闹的涟漪/弄出一洲断章式的倒影/不知你丰厚的胸膛/能否盛下我丰富的相思/青草缠绵着你的心扉/恋人的身影在思念中凝重/一首古老的山歌/淹没了精致明亮的眸光/隐约传来几声沉闷的鸟啼/一树一树丰收的许诺/让铺天盖地的风铃/永远旋转在叶隙里。这首诗在写作上,鲜明地融入了形散神聚的特点。诗中描写的画面有香樟、涟漪、青草、鸟啼,互不隶属,但都是为了构成一个深远的意境——大地的丰收。诗中的田园风光以及那恬淡的心境,都是通过浑朴、自然的语言表现出来的,含蓄与隽永,回味无穷。


  诗人在写作中释放了自己,那种放松和轻盈,正是诗意自然生成的契机。《吐露美丽的期待》:这是一条秀美弯曲的河/流淌着历史与童话的神秘/两岸绽开的朵朵山花/吐露着美丽的期待/激流绕过香馨的惊诧/轻风浣洗苗姑的柔润/不经意掉进牧童的笛声里/漂流的兴奋波波浪浪/丛林里疯长着鲜洁的风景/裸露着纯真的水草和心事/撩湿了一颗颗晴朗的心/微醉的村庄开始东倒西歪/任一船的眼睛荡来荡去/真想掠走一路暴涨的爱情/夏日的酷热使河水忙碌起来/惊心动魄的故事开始启程。这首诗辞藻华丽,描写景物不求形似,也没有浓墨重彩的渲染。只写寻常之物——河流、山花、姑娘、孩子、丛林。叙平常之事,却表达了诗人的真切感悟。“任一船的眼睛荡来荡去,真想掠走一路暴涨的爱情”,这句抒写了诗人心中的一片天地,承载着诗人的主观情感。那就是他喜欢这里的山川,在写作手法上运用比较自由的形式抒写情绪的波动。


  诗歌中的音律之美。李斌在写诗时,无意于准确传神地模山范水。但在他的笔下,野地盛开的菊花,依依升起的炊烟,美丽的河流……让作品具有了穿越时空、链接古今、融通心智情怀、唤醒灵魂的愉悦功能。这是他的艺术成就。另一个艺术成就就是他写诗时,侧重于诗歌的音律之美。


  诗歌,就像哲学一样,对于人生是很重要的,但诗歌不是通过概念来表达的,它通过音乐的旋律,词和音乐的创意、匠心超越语言本身的障碍传递出一种信息,这也是诗人存在的一种意义吧。


  年轻的心事:抛出目光/拴住你的背影/琳琅的树尖/随意覆掩/朦胧的语言  坐守黄昏/年轻的心事/被崭新的忧伤包抄/一粒月光/渐渐开在山歌深处/扭响音乐/远天的孤独/缠满琴弦/从原野涌来/敲碎紫色的主题/关注鲜嫩的记忆/风景盛开在窗口/举起湿湿的敲门声/你终于成倍地生长在我的情意里。这首诗,大部分使用短句。但语言上生动活泼,富于音乐感,宛如娓娓而谈,情真意切。比如诗中的“抛出目光/拴住你的背影”,起笔宛如鼓点,又如涓涓流水,叮咚有声。“一粒月光/渐渐开在山歌深处”这里的描写很传神,把月光比成鲜花,在山歌中盛开,想像丰富。“从原野涌来/敲碎紫色的主题”这句诗中用的“敲”,宛如在敲打着乐器,发出悠扬的旋律。让内心的心事宛如盘旋的旋律,绕梁三日。


  相比于那些以大师自居的诗人,有理性精神的诗人总是在默默地写,即使在喧嚣的网络时代,他们仍然会固守于某种原则和立场,以保持内心的自由。


  庭院深深/野卵石斜敲牧歌赤裸/一帧感觉/厥起村姑的娇羞/纵横小伙的神经/棵棵开花的树/丛生些许青果/一方寂寞的天籁/满足一帘期盼/黄昏的隐秘/拧得出水这首《黄昏的隐秘》的诗在动词组合中,诗人刻意选择“敲、厥、纵横、丛生、满足、拧”,把情感延伸到音律上,而且内在情绪形成环环相扣的音律冲击波,冲动读者的心弦,进入诗的境界。尤其是诗的尾句“黄昏的隐秘/拧得出水”既点出诗的主旨,又具有强烈的节奏感,营造一种抑扬顿挫的音律美。


  真正有力量的诗意,不是靠碎片化的幻灭感构成的,而是一种结实的体系,它由美感、德性、道义和品质所组建。《田野纷纷绽放》就是一首富含美感的诗:


  阳光滚过前额/真纯的故事/躺在优美的语言里/泥泞在秋日渐行渐近/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打捞出彼此最初的圣洁/午夜的玫瑰是盛开的圈套/月光编织出绿意的姿态/启开空中所有的期盼/舒缓的云彩四处流荡/背负沉实的季节回家/周身的田野纷纷绽放/一担挑起浓重的乡音/穿越松软的高山峡谷/拴住下坠的千万种情绪/一脸的鲜花随手可摘。这首《田野纷纷绽放》诗与《黄昏的隐秘》的风格一样,在节奏上营造一种音律美。比如诗的起句“阳光滚过前额,真纯的故事,躺在优美的语言里”以及“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打捞出彼此最初的圣洁”都有着浓浓的个人色彩,宛如在敲打着鼓点,内心的喜悦无法抑制。诗人喜欢用这种述事方式,讴歌了对生活的美好祝福。


  李斌的很多诗都有自己自觉的音乐性,都能形成一个诗律,它的音乐性、形式感是在每首诗写作的同时建立起来的。从音乐性和形式感来说,他的每一首诗就是一个类型,但每一首诗在某种程度上又只是它本身的,这是真正的原诗写作。


  诗歌中的动词运用。动词是李斌诗歌中的一大特色。看得出,诗人喜欢选择有节奏感的动词,挑起读者的情绪,营造着一种或热情奔放,或委婉惆怅的氛围。在写景时,诗人擅于描绘,长于抒情,具有浓浓的诗情画意。在写情时,诗人写得委婉、含蓄,有点半抱琵琶犹遮面的味道。


  放任苔色的心跳/捕获每一天的精彩/撑开俏皮而幽深的眼睛/尽情去刺探相遇的细节/跌入带露的臂湾里/清丽深远的故事腾起/许多年以来的等待/正在长成绵延的距离/积攒一路纯净的歌声/风声雨水主动扑进怀里/深深浅浅的思念/纷纷坠入稻香的记忆/扭开季节甜蜜的思绪/满目的风景萌动不安/开心搂着阳光奔跑/任心中的隐秘一滴成河。这首《搂着阳光奔跑》诗的动词有搂、奔跑、捕获、撑、跌、腾、积攒、坠入……每一个动词,起到了上联下串的作用。而且动词简洁、准确、生动,抓住事物的特点、本质、内涵,进行叙述、描写。比如“积攒一路纯净的歌声/风声雨水主动扑进怀里”,“积攒”和“扑”就很传神,将诗人雀跃的心情刻画得入木三分。


  《眸光推门而出》这首诗,同样写得精妙:古城墙傲然开在/阳光醇厚的故事里/浅黄浅黄的顾恋涌来/掠走老井稠稠的笑意/一群欢乐的鸽子/琢敲屋顶上的风景/真实的钟点/醉意深浓/眸光推门而出/额际渐渐陡峭/雨点歪歪斜斜/打不开紧锁的面颊/吻破蝶舞鸟飞的郊野/所有的手心攥着蝉声/在密集的注视中/满目的期待轻盈如飞/任倔强的台阶迎来送往/苍翠的老槐树神釆飞扬/反复推敲斜斜的山坡/纤薄的足音当街滚……这首诗与《搂着阳光奔跑》一样,大量运用合适的动词,营造一种意境。“古城墙傲然开在∕阳光醇厚的故事里”带着浓浓的个人风格。“一群欢乐的鸽子/琢敲屋顶上的风景”, 这里把鸽子比喻成人,琢敲二字把那种状态刻画出来了。“眸光、雨点、鸟蜂、郊野、槐树……”等名词增添了一幕幕画面;“推门、吻破、推敲……”等动词,平添了很多神韵,丰富了读者的想象,构成了一幅似乎有颜色和有声音的动画,诗意跃然纸上。


  《一枚村庄》:一束烛光点燃黑夜/临街的窗棂当风抖动/伸手抓一把鸟鸣/放飞一座桥的心事/掩饰几棵行道树的羞怯/为一些鲜为人知的固执/垒一方无人抵达的风景/期待体面的箫声扑来/扶正冰清玉洁的习惯/常常掂起摇摇欲坠的路程/时间随意成绵延之丘/溅落的是默立的诺言/打开季节生有水锈的锁/这枚复杂的村庄深不可测/不得不挑开古老的歌谣/让酸酸涩涩的青春滑入/凌空行走的薄纸片/精炼成古楼顶层的神秘/怀抱枯瘦的季节/大片大片的山峦站立起来。写诗,就如同练功一样,要内外兼修,而且要以内功为主。内功深厚的诗人,简单的招式也可以产生巨大的威力。这首诗《一枚村庄》同样运用了大量动词,“一束烛光点燃黑夜”用烛光点燃黑夜,很有意境,展示了诗人的语言魅力和深厚功底;“垒一方无人抵达的风景/期待体面的箫声扑来”中的“垒”和“扑”字用得很形象、贴切,牵动了读者的意象,从认识到想象,使诗句非常具有张力,有动感。


  语言表达的效果无非是为形象服务,为作者表达的情感服务,为诗歌营造的意境服务。请看《挽着月亮散步》:一根雄心壮志的青丝/牵着谨小慎微的月亮/在树林里闲庭信步/青草的喘息随处可闻/擎起空无所有的晨曦/怎能责备露水的脆弱/收集街边斜挎的倒影/奔跑的炊烟撞倒一片记忆/铺展的眼线跌成五线谱/农家小院盛产淳朴和热情/水车在唠叨声中停步不前/磨刀石在农忙季节过度忧伤/一种感觉以蚂蚁的速度/与斜风细雨相拥而行/揣摩心中那扇窗的感光度/淅淅沥沥的情绪漫过门槛。在这首诗中,诗人精心选择挽、牵、掣、收集、撞倒……都是为了诗的意象和意境,突出诗的音韵、节奏等诗歌美学价值。在诗的尾句——“揣摩心中那扇窗的感光度/淅淅沥沥的情绪漫过门槛”,通过“揣摩”这个动词,我们不妨揣摩诗人丰富的感情世界。因为诗人对生活感到满足。他挽着月光散步,有一种轻灵、洒脱的深远意境,无形中感染了读者。


  读《你终究成为别人的新娘》,令人为之一动:喜欢你精致的说话声/一朵安静的花怒放在/情意绵绵的语言里/思念的真谛快闪在梦境/最亲密的人说声再见/艳阳高照的日子里/温顺的窗口泪如雨下/不知道拿什么挽留住你/总想送你些许冲动/也想成就你最重要的议程/遮不住你所向往的城市/只能用满眼的绿色塞满路口/细细过滤相识的景象/当凝固的血液再次出发/多年以后回看这段往事/你终究成为别人的新娘。这首情诗写得非常含蓄,没有太多的忧伤,只有淡淡的遗憾。诗中开篇用喜欢,怒放,快闪动词,描写了诗人对姑娘的爱慕之情;第二节中的动词——挽留,述说了心中的惆怅。第三节“遮不住你所向往的城市∕只能用满眼的绿色塞满路口”里的遮、塞,描写了诗人对姑娘的眷恋之情。第四节中的回看,有点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意味,内心的叹息宛如一缕缕挥之不去的青烟,缠绕心中。


  诗歌中的含蓄与隽永风格,诗中的音律之美,诗中的动词运用,无疑为李斌的诗歌增添了不少风采。


  读李斌的诗,你会被艺术之美所感染,会被感情之真所打动,会被美妙的文字所吸引。


  李斌的诗自然清婉,造意奇特,词彩瑰丽,意境优美感人,读之难忘,口有余香。(文/周后运 2019年7月10日于广东惠州)


  (作者简介:周后运  生于湖南洞口,旅居广东惠州,为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中国现代史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诗词协会会员、惠州市小说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全国文艺家雪峰山创作基地主任、邵阳市人民政府(惠州)专家顾问组秘书长,现从事文化传媒业;曾受邀为中国散文大家梁衡《觅渡》及《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等作品撰写评论。《南山赋》、《罗浮山赋》等辞赋在《中华辞赋》等刊物发表;代表作《碧血丹心--邓演达传》、《儒将蔡锷》获得粤港澳大湾区(惠州)“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最具影响力长篇小说奖和优秀长篇小说奖,并获省、国家级文学奖项若干;曾为奥运会火炬手。)


二维码.jpg

  大公网湖南新闻


  编辑:古月

上一篇:

下一篇:

网友留言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

0条评论





全部评论


精彩推荐
热门新闻
更多+
专题荟萃
更多+
大公视频
更多+
好文推荐
更多+

友情链接